主页 > E北生活 >你愿意向别人求助吗? >

你愿意向别人求助吗?

你愿意向别人求助吗?

曾执飞十年的安德鲁•麦吉为纽约时报撰文回忆往昔,说飞行员的工作要义就在于「每次都一模一样地执行一成不变的程序」:飞前準备、发动、滑行、起飞、降落。每个步骤都有备忘清单,每种紧急事故都有应急程序。为了将人为差错降到最低,飞行员牢记一个个标準流程:机械故障怎幺办,乘客失控怎幺办,另一个飞行员急病怎幺办。惟独一件事缺乏流程——当「你自己出了问题」,怎幺办?

「求助」似乎从来不是首选项。遇到难题,当然应该自己试着解决,不行就上网搜搜办法,还不行,那就咬紧牙关等待,或许我能「熬过去」。

为什幺那幺多人不愿求助?

不求助的表面理由是——「不麻烦别人」是美德。
更真实的理由是——如果开口求助,别人会认为我能力低下,我会因此丧失各种机会。
而更本质的原因在于——我给自己定的目标,是「在他人面前表现出众」。

目标可分为两种,「精熟型目标(masterygoal)」和「绩效型目标(performancegoal)」。

精熟型目标更重视过程而非结果,认为目的是自我提升,不是获得肯定。哪怕我现在还「做不到」,但通过不断努力也能有所进步。既然目标是「成为更好的自己」,那幺遇到困难时,自然就会寻求帮助。

而绩效型目标只看最终结果,你要幺“能做到」,要幺「不能做到」,要幺力压众人表现出色,要幺挑战失败沦为笑柄。既然目的是「从他人那里获得肯定」,感觉上像是“示弱」的求助就不会被列入选项。

沃顿商学院的研究者曾让学生们做七道智商测量题,被告知「每对一道题得一美元」的学生里,有73.5%在求助机会出现时选择了求助。被告知「其他人会给你打一个1至7之间的分数,根据分数得美元」的学生里,只有32.7%选择了求助。一旦目标不再是「把事做好」,而是「让别人觉得我好」,求助的几率就会大大下降。

不幸的是,飞行员这个职业本身,自带「绩效型目标」。同僚和上司对你的评定十分重要,你要幺优秀到可以让一机人性命相托,要幺资格不够,必须离开飞行员这个岗位。

类似卢比茨的「不求助之人」,其实并不少见。不过,「绩效型目标」者不知道的是,求助于他人时,其实会提升此人对你的评价。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智慧过人,可以为别人传道解惑授业,而「懂得向聪明的我询问智慧建言的人,一定也是聪明人」。沃顿商学院的研究者发现,脑力竞赛中接到「搭档」求助的人,赛后给自己的搭档打了更高的能力分。2010年,美国西北大学研究发现,老闆其实更喜欢那些遇到困境会主动求援的下属,某种意义上,「求指点迷津」可能是对老闆最好的恭维。

说到底,不管目标是「获得成长」还是「获得讚赏」,求助都是帮你达成目标的大道。越早寻求帮助,就越有机会让自己获得成长,也越有可能掌握技能,成功解决问题,周遭人对你的评价也会因此上升。反倒是不求助的人,万一拖到事情无法收拾,内部自信和外部风评都会落到极低。

在最后一次执飞之前,卢比茨有许多选择。他可以接受医生帮助,在抗抑郁治疗中慢慢找回大脑正常思考的能力。他可以带上病历去求助公司,即使他无法再开飞机,余生里仍可能找到其他职业方向。然而,他选择了保持沉默。3月24日10时29分,机长桑德海默离开驾驶舱,卢比茨反锁舱门接管飞机,操控飞机迅速下降。10时40分,4U9525右翼撞山。11分钟里,机长呼喊,乘客惊叫,卢比茨始终不发一言。

不求助的人,到悲剧发生,到最后一刻,也只是沉默。

测验:你是个愿意寻求心理援助的人吗?

请对比以下句子描述的情形和你的观点,分数越高表示和你的观点越相符。「绝对反对」记为0分;「不太赞同」记为1分;「有点赞同」记为2分;「绝对赞同」记为3分。

1.假如我确信自己的精神正在崩溃,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去寻求专业的心理帮助。
2.我觉得,跟心理医生讨论我的问题算不上什幺好办法,没法帮我解决我的情绪问题。
3.假如我此刻正经历人生里重大的情感危机,我确信我能在心理治疗中获得宽慰。
4.有些人没有心理医生的帮助也应对了自己的痛苦和恐惧,我觉得这样的态度有些令人钦佩。
5.如果我忧虑或沮丧了好一段时间,我会想要寻求心理援助。
6.未来我可能会想要接受心理谘询。
7.有情绪问题的人不太可能独自解决掉,在专业的心理帮助下他们更可能解决这些问题。
8.考虑到心理治疗要花费的时间和金钱,我怀疑心理治疗对我这样的人可能不太值。
9.一个人应该先尝试着独立解决自己的问题,心理谘询应该是不得已时的最后手段。
10.个人问题和情感困扰,和其他很多麻烦一样,可以随着时间流逝自然解决。

总分=①+(3-②)+③+(3-④)+⑤+⑥+⑦+(3-⑧)+(3-⑨)+(3-⑩)

平均分约为17,如果你的分数较低,你很可能在需要帮助时却不愿求助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